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荷韵

倘诉心语,似流水荷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相遇的漂泊 作者:西山吹雪  

2009-07-02 22:13:05|  分类: 转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无际的海,无际的时间,幽灵般的潮流,一条随波漂荡的小船,一个岩石上独坐的人。



A:

宁静的喧嚣在黑暗中升起。我赤裸的手臂高擎月桂树的芬芳,在夜色中发出淡淡的光芒。迷路的鱼群悲切地叹息,在南极冰冷的洋流中怀念蓝色的迷迭香。

人鱼幽灵般的歌唱凝固成坚硬的岩石,向水手昭示虚假的陆地。她们起伏的长发飘荡成柔曼的水草,纠缠着滑腻的欲望。

充满陷阱的夜之海,星星闪烁的目光预告着危险。金黄色的上弦月抿起迷人的嘴角疾疾躲到海的背后,不愿见证血腥的杀戮。



剪一缕星光,作我永远的琴弦,浪涛声声中,渭城的垂柳绿了又黄。一觚浊酒,醉了千年的潮汐,汹涌了乡愁,阻隔了归去的路。

不归,不想归,不能归。雪一般的海浪已将我的长发漂成风霜的颜色,也漂白了那些锦衣玉食的记忆,而这桂木截成的小船却依旧新鲜着一抹金褐,逸出土地温暖的气息。

没有家园的洋流托起空气的翅膀,船儿飞一样漂向空蒙。章鱼诡异地叹息,绞着长长的触手,鲨鱼则追随我光洁的歌声,用美丽的鳍摇摆温柔。



B:

寂静又癫狂的海,夜夜上演熟悉的戏剧。愚蠢的海员,一次次在夜海上痴迷,便也一次次逐那天籁般的歌声,滴尽了鲜血、残破了风帆。

月光惨淡,惨淡与我何干!谁也跳不出命运的轨迹。粘滞的海风沉重地叹息,看船的倾覆,看人鱼喜悦地攫取她们的心爱,装点深海寂寞的花园。

是罪恶的杀戮还是生命的本能?人鱼的眼波柔软如她们漂渺的吟咏,而现实则冷硬如我脚下的礁石。只是,那咸腥的空气,刺激我渐趋麻木的神经,困我在狼烟滚滚的过去。



一切恍若昨天。轻易的离别,轻易的挥手,笑靥便定格在永远的夕阳。我纵横的长剑扫荡了半壁河山,归来却只见火的痕迹熏黑了乌鸦的啼声。

梦里,她踩着琴弦舞蹈,追逐着溪中的游鱼,一路向东。我寻觅的步伐踉跄着,将河岸踩成岩石,在路的尽头望向水的国度。

风吹陷了陆地,海水漫上来,漫上来。绝望的目光将四周望成一片茫茫,每一条波纹中都荡漾着她的莞尔,我便任自己陷落在这曼妙的虚空。



A:

无生无死,无昼无夜,无我无他,无欲无求。未来属于漂泊,属于挥不去的回忆。海潮冲刷的目光愈加晶莹,却无法望断夜的黑暗,望穿阴谋与虚伪。

看我水中的姐妹,刻意抛弃行走的双足,忘记流泪的方式。诀别陆地,诀别礼法,诀别誓约,她们用自己的歌声,换那些心甘情愿的俘虏,换恣意的快乐。

是否,待我的小船被鱼儿咬噬,被流水腐蚀,我也会甘心沉入这样凄冷的轮回?抑或者会象那个人一样,在风雨霜雪中将自己坐成孤独的雕像?



你看他青苔遍布的长袍,看他鸥鸟作巢的乱发,看他遗失了表情的面孔。是怎样的力量将他羁留在这小小的礁盘,任时光的刀将自己刻成荒芜的模样?

你看那满月的夜晚,太息象波浪一样起伏他的胸膛,孤狼般的长嗥令潮水颤抖。你看他深井般的眼睛燃烧疯狂,象旧日里焚城的冲天火焰。姐妹们远远避开,避开那些残阳如血的黄昏,避开皱纹上的泪珠、散乱的白发、稚子的号啕,和几声子规的啼鸣。

可怜的人,囚于这一方礁石,象是在守望天下的苦难。



B:

这无尽的追思、无尽的自省、无尽的沉沦,日月是唯一的旅伴。帆樯之外,我是永远的沉舟,在潮生潮落间独立,向每一滴水问讯她的消息,等待来生的重逢。

看那流浪的海水,奔来荡去,在追逐什么?那人鱼簇拥的小船,那船中的女子,在荒凉的岁月里盛装弹唱华丽的曲子,时而泉流般温柔,时而疾雨般猛烈,她要诉说什么?音韵在她指尖流淌,搅动沉甸甸的思绪,水流花谢的空灵中掀起季节的风暴。

她象折翼的天使,用弦歌超度生命,点亮倦怠的星星。



你看她洁白的羽衣,霜雪的长发,冰一般清澈的肌肤。她一只眼睛闪烁阳光的明媚,另一只眼睛则蓄着一颗不肯干涸的露珠,流动刺骨的凄凉。

你看她的歌声在空中变幻着形象,鸽子与海鸥便在湿漉漉的天空穿梭。一只鹞鹰驮来一队纺织娘,把散发荒原味道的青草编成了冠冕。

你看她琴弦的振动,叮咚中凝固了战场的沉寂。鲜血从指间滴下,她却继续那纤纤十指的狂舞。她右眼的太阳灼热地照耀,左眼的忧伤把一种痛种植在我空洞的胸膛。



A:

我是前朝的女子,簪一朵海棠,便妩媚了四月的熏风。三尺瑶琴奏出山巍巍、水汤汤,回眸一笑牵系前世今生的约定。细听,那些曾经繁花的后园,画眉的歌中还留着些琴曲的残韵。

他的墨迹仍在岁月里淋漓。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”,那是我的美丽;“之子于归,宜其室家”,那是我的温婉。在他灼热的气息中,我婉约成一脉流水,缠缠绕绕,轻唱“山无棱,江水为竭,冬雷震震,夏雨雪,天地合,乃敢与君绝”的曲子,醉在琴瑟相和、地老天荒的梦境。



薄幸东风,千般美丽都零落。空留斜风细雨,画檐凋敝,蛛网疏落,摇荡一个个傍晚时分。归燕也迷失了旧巢,递来一声声疑惑的鸣叫。

说什么沉鱼落雁,说什么闭月羞花,美丽原来只可在闲情中把玩,在利场中却需得抛却。我的柔美换来前程似锦,换来家国社稷,换来那些庙堂之上的荣光。萧萧竹管,再吹不出风光旖旎、两情相悦,满耳只闻秋雨迫人的寒凉。

再没有雕花的阑干可倚,再没有知心的人儿可待。富丽宫殿、烟雨楼台无非荒冢,几滴浊泪、几声叹惋,痴情便随乱红飞过漠漠平林,剩那饶舌的鹩哥捕捉些影子,铺排些风月传说。

但你,你是谁?



B:

我是谁?

我曾经是书简,是玉箫,后来则是矛、是火、是猎猎罡风。我是文功武略,是忠肝义胆,是国家栋梁。乱世中我踏平山冈,刈草般收割生命,从不屑计算刀剑的重量。

酒酣时豪气干云,一声“威加海内兮归故乡”的长吟,引来多少喝彩,多少善睐明眸柔软的顾盼。独独的,我藏起一瓣莲花的绰约,藏在甲胄深处的深处。夜夜黄沙,我湿润的眼睛抚过那些红袖秉烛的日子,你唇间绽开的温柔,就一波波在时空中弥散。



大风起了又息,疆场请死而生还,莲池却成焦土。房前的芭蕉将青翠哭成萎黄,诉说往来兵戈,辚辚车马,剑啸镝鸣。终究风吹香殒,雪打梦残。

依依复依依。梦乡里分明还是她幽幽的声音:“焉得谖草,言树之背。愿言思伯,使我心痗。”我归来,芳魂何在?烟尘堆积的岫谷,忘忧草是否已成灰烬?

日欲暮,风渐凉,眼中乾坤倒转。星光稀稀落落的冷眼,映出额上杀气沉沉。我原是一柄嗜血的剑啊,虚荣、盲从,觊觎冠冕上的荣耀,从此难逃心的诘问,和自我放逐的运命。



A:

放逐又何如!你能将时光碾成齑粉?你逃得开记忆的鞭打?你追得上曾经的幸福?你看天光在忏悔中昏昏欲睡,残垣断壁在秋风中匍匐,衰草的旷野凝着些紫泪痕。

攻城掠地,汩汩鲜血淘洗出三尺青霜凛凛,动地哀声中龙吟愈加清越。鼓角阵阵,铁马踏碎冰河,铠甲却被无言的诘问洞穿。蓝色火焰锻打往昔,炉中一弯绕指柔,锋利、青寒。



叹!叹!叹!服从是背叛,逃避亦是背叛。凡尘的因果,写在莲瓣纤瘦的脉络,印在掌心。可怜的你,沉默中嗟悔,不如随波去留,唱那茅庐日暖,玉砌阶凉;唱那绿蚁酒新,红炉茶沸。

莫谈背弃出卖,莫痛阴阳两隔,且将如许愁绪放置一边。寒冷冻不住朔风,雪中梅花兀自开成一片海。你看那一点绯红鲜艳了肃杀的颜色,一丝精魂阐释出素手纤纤、死生契阔。

来吧,来我独木的小船,与我一起漂流在过去与未来,漂流在空冥的海,漂流在起起落落、无枝可栖的梦。坚硬的海水之上,浩浩星辉之下,且弹且歌,且歌且舞,直到船儿腐朽,或是山林和风淡荡、荒野遍布花朵。



B:

逃开寂寞火烛,逃开孤雁哀鸣,逃进这空旷蓝灰色的世界。故园的清溪晃动着殷红,载着她的盈盈笑语,散发栀子花浅浅的香,绝望便一次次泛滥在我无眠的眼。

痛苦是火,我却不是浴火的凤凰。烈焰在风中狂怒,烧去勒石的豪情,却烧不去血流成河的梦魇。不能遗忘错失的爱,无法继续对生命的践踏,除非所有温润的云朵都在高原上风干。



我知道缄默不是救赎。千年岁月,看兄弟为功名痴狂,父母为死亡哀哭,姐妹为沦落呜咽,爱人为背叛垂泪。声色舞台,拥挤迷途的欲念,独留不住几点杏花疏雨、一片月影透帘。

玉管重拾,用我风的长箫应和你星光的琴,收割那些执迷。久疏的音律燃烧冷灰,在水波上踩出沉静的节拍,诉说光阴里梧桐浓荫华盖,草原芳草萋萋,杜宇声声唤人归。

就这样叫醒沉睡的灵魂,拼接起马蹄踏破的清晨。在每个慵懒的午后和苍茫的黄昏,撒下一捧茉莉的气息,散淡匆促的步子,织出眼底洁白、光亮的笑意。就这样泣血歌吟,直到将自己吟成一缕游思,寥廓长空中我不是我,你也不再是你。



暗香涌动,谁在嵯峨宫殿里绮丽着霓裳,庄严着黄钟大吕、八音和鸣?秋风肃杀,谁的铁衣浸染雪色,饮马长城,四顾茫然?浮华往事,万里封侯,尽随江水东逝,空留一船明月记取玉人当垆,风中把盏,平沙寂寂,露凝霜寒。

倚剑抚琴,衣袂翩然。一只小船驶过,从此洋流无休止歌唱。鸥鸟盘旋,衔些玉色音符,在一棵遥远的树上筑巢,然后在阳光下婉转演绎紫竹箫与凤尾琴的宿命,演绎那相遇的漂泊、漂泊中的相遇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)| 评论(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